当前位置-新闻中心- 国家发改委:从三方面推进信用监管工作

返回首页

最后更新时间 - 责任编辑 - 张蒂菲

【环球时报赴香港特派记者 赵觉珵 卢文骜】过去3个多月,“东方之珠”香港所发生的暴力示威让很多人感到痛心。持续的社会动荡令香港经济活动受创,也使香港的未来面临挑战。无论是香港市民还是内地民众,都迫切期盼尽快止暴制乱,恢复社会秩序,与此同时,关于这一切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反思也在进行中。香港经济究竟受到多大冲击?面对经济上的挑战以及深层次的社会民生问题,特区政府会怎样应对?就这些问题,《环球时报》记者18日专访香港特区政府财政司司长陈茂波,听他全面解析。财政司司长被称为“财爷”,作为总揽财经、金融、经济、贸易、发展和创新科技政策的官员,可谓最了解香港经济的人之一。

作为一个小而开放的经济体,香港的确遇到了困难

环球时报: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对香港经济造成怎样的影响?您对香港下半年的经济有何预期?

陈茂波:此前,由于中美贸易谈判的进展比较迂回,香港的出口已经承压,从今年开始一直在下降。最近,香港又碰上社会事件,可以说进入一个内外交困的时期。

香港的社会事件首先影响旅游业,然后牵动酒店、餐饮、零售等多个行业。今年上半年游客数量还有增长,7月份开始下跌,8月份下降近40%,9月前10天下降36%左右。酒店入住率受到很大影响,个别地区据了解下降40%以上。零售方面,7月下跌11.7%左右,估计8月更差,9月也好不了多少。此外,暴力冲击令立法会会议提早结束,一些拨款被迫暂停,有工程项目受到影响,建筑业的就业不足率和失业率也上升了一点。

今年第二季度,香港经济环比已经出现负增长,现在来看第三季度负增长的可能也是有的。万一出现这种情况,香港就会在技术上进入衰退阶段。第四季度的经济情况如何,要看社会上的暴乱事件能否尽快平息。止暴制乱之后,我们准备在国际社会大力推介香港,让外界对香港的情况有更多、更全面的了解。不过,外来游客与商人等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,所以预计第四季度经济挑战依然很大。

环球时报:特区政府之前已经公布针对企业的纾困措施,未来是否还有其他计划提振经济?

陈茂波:经济不好,最受影响的是中小企业。中小企业占香港企业总数的98%,聘用的劳动力占45%左右。经济下行时,中小企业受压比较大。我们推出的措施一共要花191亿港元(约合173亿元人民币),还没算我们会尽可能加大、加速的一些工程。这191亿主调是撑企业,撑中小企业。通过撑中小企业,我们希望稳住就业,稳住就业对经济就有稳定作用。除已经公布的措施外,我们还在动态评估经济情况,有需要的话,我们会加推一些措施。

环球时报:有人说,香港经济进入下行周期,也有人称香港经济结构性矛盾已难以掩盖。您如何看待这些观点?

陈茂波:香港受外部经济、政治变动影响比较大。2008年,全球金融海啸从美国而来,1997、1998年的亚洲金融风暴发自东南亚,1987年全球股票市场大调整也是从外边来的。作为一个小的、全开放的经济体,有一些因素是我们不可控的。此次我们的困难一方面源自中美贸易摩擦,另一方面是自己内部的社会事件令情况雪上加霜。

香港经济发展到如今,服务业占比超过90%,四大支柱产业中金融、贸易、物流和旅游业都属于服务业。形成这种情况有历史原因,香港经济发展一直有两大制约,一个是土地,另一个是劳动力和人才。特区政府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,从上届政府开始,就成立创新及科技局。此外,过去两年的预算案,我们在体育、文化方面增加了不少资源。

针对住房问题,未来5年将展开700公顷收地计划

环球时报:上周,港府提出包括空置税在内的6项房屋政策。政府是否会借此机会大规模调整土地与房屋政策?

陈茂波:空置税是去年6月提出的,这是我们下大决心去推的。空置税的政策目标是让已经建好的房子尽快投放到市场供大众使用。根据2019年6月底的统计数字,未来3到4年的一手楼盘供应是9.3万个单位,其中1万个已经盖好。香港现在私人住宅的供应目标是每年1.35万个单位,1万个建好的单位是一个很大的数字,所以我们希望通过空置税把它尽快推向市场。

特区政府认识到,土地房屋是我们香港社会最痛也是最大的民生问题,一定要下大决心把它做好。我们以前曾用《收回土地条例》收回土地,以后会继续用。未来5年,我们要使用条例去收地的多个项目陆陆续续要铺开。一个是粉岭北、古洞北新发展区,另一个是洪水桥新发展区,第三个是元朗南新发展区,我们还要收一些私人拥有的地去做基建。我们估计,未来5年陆续开展的项目加起来要收地超过700公顷。除此之外,我们也会积极考察个别农地是否可以用来建设公共房屋,如有需要,就引用条例收地。

10月中旬,行政长官的施政报告会就土地房屋政策提出更具体的方案。

环球时报:特区政府、地产商在房屋供应上的角色分别是什么?

陈茂波:地产商是私人住宅房屋的供应者,特区政府是土地供应者,也是监管者和公共利益的守护者。现在房价这么高,其中一个原因是土地供应不足,但土地供应不足有其原因。以填海为例,1985年到2000年的15年间,香港填海面积达3000公顷,平均每年200公顷。而从2000年到2015年只填海500多公顷。由于有一段时间土地供应工作停滞了,因此产生一个很大的断层。

香港社会如今已经有一个共识:土地真的不足了,我们要千方百计去增加土地供应。除了使用公权收地,行政长官去年的施政报告也提出土地共享,引导地产开发商把土地用来发展公营房屋。此外,我们做了很多其他工作,包括推出空置税等。

香港是“参与者”“贡献者”,也是“受惠者”

环球时报:您认为香港年轻人现在是否有足够的职业发展机遇和空间?

陈茂波:年轻人的兴趣和价值观跟上一代不一定完全一样。年轻人希望有机会按自己的兴趣去发展,实现他的理想。过去一段时间,香港的产业比较单一,如果年轻人的兴趣不在金融、地产等方面的话,他们的发展就会遇到障碍。因此,发展创新科技是其中一条出路。我们把一些对创新科技感兴趣的年轻人引导到这方面发展。过去他们可能由于不好找工作,不敢选类似课程。我们近几年通过大力投入创新科技,希望给他们这个机会。

香港是一个740万人口的城市,其中一个大的制约就是市场规模比较小。对于年轻一代而言,如果他们愿意到大湾区或内地其他地方去发展,也会有很好的发展空间。比如我们和深圳前海有合作,已经有一些年轻人去那边创业。

以创新科技为例,香港的优势在哪里?香港高校比较多,高校科研力量比较好,基础研究很不错。但在中游的研究和商品化方面,深圳、惠州、东莞、佛山都有先进制造业带来的优势。因此,我们希望利用好本身的优势,包括科研力量、比较完备的知识产权保护,然后在香港的一些科技基地投入大量资源,建设创新科技的生态系统。如果有好的成果,知识产权就留在香港,具体的商品化和生产可以拿到内地。这样的话就有一个比较完备的产业链。

环球时报:上海、深圳在不断发展,香港是否担忧竞争越来越多?

陈茂波:不会的,我们可以互补。我们的头脑要很清晰,认识到在一些方面我们是有优势的,但单靠自己不一定能成功,所以要跟人家一起合作、配合,优势互补,创新科技就是一个优势互补的很好例子。在金融领域,尽管我们某种程度是领先的,但也不能自满。其实竞争很激烈,而且竞争不一定只是同内地的。比如争取一些龙头内地企业来上市,和香港竞争的还有伦敦、纽约。

我们一定要有战略眼光,不断提升竞争力,那么我们就不怕竞争了。香港一直以来都是自由开放的,我们不需要怕竞争,最怕自己不争气。

环球时报:改革开放41年来,香港与内地的经济联系是否有变化?

陈茂波:国家改革开放41年,社会经济变化可以说是翻天覆地。这41年中,香港是一个很积极的参与者,是一个贡献者,也是受惠者。我们受惠很多,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在不断转型。

改革开放刚开始,内地劳动力、土地比较便宜,香港的生产就转到内地去。之后内地升级转型,我们就发展服务业、金融。根据内地的变化,我们调整自己的发展,希望以我们所长不断服务国家所需。这样的话,我们一方面有贡献,另一方面自己也得到长足发展。

以后也应该是这样的思路。在新时代国家的发展战略中,比如“一带一路”倡议、粤港澳大湾区、双向开放都给香港带来很好的机遇。以“一带一路”为例,其中一个重点是设施联通,而基础设施的打通需要很多资金。因此,香港金融管理局成立了基建融资促进办公室,目的就是把有兴趣参与其中的机构和公司整合在一起,一起去贷款,一起去投资。

首页 - http://advance-india.com